当前位置:bnetchina.com社会北京朝阳女“村霸”,欺行霸市14年,自称是“大善人”
北京朝阳女“村霸”,欺行霸市14年,自称是“大善人”
2022-12-17

2018年3月份,北京市朝阳区纪委会接到了一封举报信,有群众举报贾会琴以及亲属在村中长期欺压百姓,欺行贿事,贪污惠农基金,以收取停车费,保护费的名义非法敛财。北京朝阳市公安分局接到举报信后,高度重视,立刻成立了代号为“808的专案组”。

2018年8月23日上午,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侦支队的40多名刑警悄悄潜入了孛罗营村。侦查员此次的目标主要是抓捕以贾会琴为主的,长期盘踞在这里的恶势力团伙。在警方的严密布控下,58岁的贾会琴被捕,这位满头白发的中老年妇女被抓时,声称自己一辈子从没有做过坏事,是当地的一位大善人,还说警察抓错了人。

以收取卫生费为由敛财

警方在抓人之前已经掌握了不少线索,贾会琴绝不是大善人,贾会琴在孛罗营村干了不少坏事。据村民举报,2004年贾慧琴以收取卫生费为由进行非法敛财。贾会琴在村子里培养了一群打手,在村中称霸一方,村民们敢怒不敢言。

2004年,贾会琴以村委会的名义向村里的各大商户收取卫生费,村里的商户每月需缴纳300~1500元不等的卫生费,否则就不允许在村里的固定摊位摆摊。随着村子的规模越来越大,外地商户的数量也越来越多,贾会琴开始提高卫生费的标准。

贾会琴私自收取卫生费后,没有将卫生费全部上交给村委会,贾会琴刚开始每年还能交20万左右的卫生费,后来上缴卫生费的数额降至8万多。贾会琴将大部分卫生费放进了自己的腰包里,光是靠收卫生费,每年就可以获利200多万。

贾会琴刚开始收卫生费的时候,也有村民提出抗议,贾会琴家中兄弟姐妹一共有6人,人多势众,贾会琴直接找来兄弟,将这位村民打了一顿。贾会琴还会看人下菜碟,有些商贩和贾会琴关系不错,贾会琴就会减少收卫生费的数额,有些商贩多次拖欠卫生费,或者与贾会琴关系不好,蒋慧琴还会多收钱,对这些人实施惩罚。

贾会琴除了收取卫生费,还敢公开阻拦执法。一旦有城管人员对村里的违法商贩进行清理,贾会琴便会跟这些违法人员软磨硬泡,让小摊贩趁机逃走,免受处罚。

从2004年到2018年期间,贾会琴团伙靠收取卫生费,保护费,强占土地等违法手段,先后牟利109万。贾会琴通过收取卫生费赚钱之后,开始培养起自己的黑恶势力。贾会琴通过暗箱操作,让自己的侄子赵峘当上了村里的联防队队长。

自从侄子赵峘当上联防队队长后,贾会琴在村子里的势力范围更大了,有了联防队队长的保护,贾会琴向商贩收取保护费的时候也更有底气了。贾会琴还把自己的儿子赵辉以及弟弟贾国祥安排到村里的重要岗位工作,儿子当上了村里水电组组长,弟弟则成为了村里停车场的管理员。

2004年到2013年,村委会更换了三任村支书,这三任村支书没人敢对贾会琴动手。贾会琴这位撒泼耍无赖的女人,早已将村委会变成了自己的“一言堂”,也成为了各任村委书记铲除不掉的毒瘤。

据村民说,贾会琴最大的特点就是难缠,很多村干部都不愿意和贾会琴纠缠,最终只能妥协。贾会琴经常去村委会里软磨硬泡,天天带人堵在村委会门口找事,村干部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只能对此能忍则忍。

贾会琴在村里无恶不作,就连村委会也不敢对她动手,贾会琴的胆子越来越大了。2014年到2018年期间,贾会琴团伙依靠一些不法手段敲诈本地村民和外地商贩,贾会琴培养的黑恶势力在村子里称霸一方,经常对村民以及一些不听话的商贩动粗。

2017年9月26日,贾会琴的孙子和班里一位女同学发生了冲突,贾会琴的儿媳妇王丽和这位女同学的父亲王某在班级群众吵了起来。放学时,女同学的父亲王某想找王丽理论,没想到贾会琴直接带领儿子赵辉和亲戚,将女同学的父亲王某捅伤。

王某送去医院后,经医院救治被鉴定构成轻伤二级。案发后贾会琴来到医院看望王某,贾会琴提议用30万和解,王某果断拒绝和解。贾会琴恼羞成怒,三番五次上门对王某实施骚扰,还跟踪王某的孩子,王某不堪其扰,只能接受贾会琴的条件,用30万达成和解。

贾会琴在村子里作恶多端,这位女村霸以及她的恶势力团伙在村子里横行霸道,欺行霸市,村民们颇有怨言。808专案组暗中调查贾会琴的违法行为后开始实施抓捕。执法人员在贾会琴家中搜出一个保险箱,里面放着298万现金,都是贾会琴利用职务之便,通过收取卫生费,保护费和停车费获得的不义之财。

贾会琴被捕后,他的儿子、侄子以及其他涉黑犯罪团伙被公安机关连根铲除,曾经对贾会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帮贾会琴的儿子和侄子谋取职位的干部也被处罚。2019年12月12日,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定贾会琴通过不法手段获取钱财,威胁百姓,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判处有期徒刑12年。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