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bnetchina.com励志原创励志科幻电影剧本《老大,我们是冠军!》——全剧本赏析
原创励志科幻电影剧本《老大,我们是冠军!》——全剧本赏析
2022-10-09

希望各位大神闲暇之余当做娱乐看看,请给出一些指导意见。万分感谢。

一句话概括:讲述法国踢球多年毫无成就的李飞机缘巧合成为球队的菜鸟主教练,在挫折和绝境中成长最终获得成功的励志故事。

电影类型:主类型,励志。副类型:剧情,科幻。

电影卖点:

1.讲述在欧洲职业足球联赛拼搏奋斗的中国人,大屏幕上没有出现过这类题材。

2.足球与人工智能的结合究竟能碰撞出什么火花?这是未来足球的趋势,能成为社会议论话题,广泛讨论。

3.开放式结尾,最后场景,从中国生命研究所出来的李飞,在和舍丽丝的约会中,露出诡异至极的笑容。智能生命亚娃究竟有没有被捕捉到?他是李飞?还是占据李飞身体的智能生命亚娃?引入更深的思考。

故事梗概:

起因:在欧洲职业足球联赛,有一群努力奋斗却默默无名的人。九零后李飞,常年职业伤病缠身成替补。同乡兼经纪人吴平给他引荐新球队,让他好好表现争取这个机会。李飞认为自己长年担任替补并年龄偏大,会像往常一样让考察的球队失望。吴平鼓励李飞。李飞敷衍逃避到地下赌场和酒吧,寻找刺激和麻醉。

常年混迹在法国社会底层,让李飞有着自己的生存之道,吃饭没钱?可以赊账,看在老乡的份上,脸皮厚点,能糊弄过去。赌博没钱?可以借高利贷,他是职业球员,虽然薪水不高,却收入非常稳定,总有一些人愿意借钱给他,但,从来没有人催账,李飞一度非常困惑,在酒精的麻醉下抛到脑后。醉生梦死,李飞终究要面对现实。

经过:激励一个男人的斗志往往是梦想,金钱,仇恨,还有女人……。李飞认为自己是个好人,在此刻之前他不这样认为。唬到混混们到嘴边的醉酒女人,李飞扬扬得意,亲吻着醉酒女人的红唇,解着女人的纽扣,李飞颤抖,不经意间看到醉酒女人泪流满面的脸庞,李飞惭愧,自己的巴掌和冰冷的水,让李飞彻底冷静。

隔壁又传来吴平夫妻的日常吵架,李飞倾听吴平的人到中年的诉苦,愉快和醉酒女人的相处,看着楼下小孩们快乐追逐着足球,恶邻居的冲撞,房东的偏袒,俱乐部门卫的鄙夷,球队的边缘化。让李飞认真对待吴平求来的机会。赛场上,客队球员的恶意犯规,让李飞昏迷重伤下场。医院的治疗报告掉落在地,砸碎了吴平和李飞最后一丝期望。没有强壮的体格,一切都是空谈。吴平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李飞寻找老中医,途中,李飞的冒失让吴平第一次怒斥李飞,李飞经历着人生最黑暗的低谷。

站在冠军奖台上享受万众瞩目的欢呼,除了踢球还有其它途径,出自伟大的足球教练李飞。此刻坐在轮椅上崩溃的李飞,不会说出这一番话,他满嘴脏话,因为一位不速之客‘智能生命亚娃’找到了他!给了他即是神药又是毒药的选择,选择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李飞做出退役改做足球教练的决定,这样才不会埋没那个选择,浪费上天给的一次机会。李飞选择了一条崎岖的路,从来没有一个中国人在欧洲职业足球联赛执教成功的先例。

李飞是个先行者。回到法国的李飞和吴平意外碰见醉酒女子,醉酒女子每天都要在李飞家门口呆上一段时间,这样不会错过回到法国的李飞。忐忑的李飞向鲍不莱俱乐部 毛遂自荐,鲍不莱俱乐部 轻蔑的看扁他。李飞寻找吴平诉苦的时候,意外接到自己成为鲍不莱俱乐部主教练的通知,究竟发生了什么?李飞想不通。

在寒酸的的新闻发布会上,和鲍不莱俱乐部 签订只有两场比赛来证明自己的主教练合约。李飞利用‘智能生命亚娃’找到对手的破绽,一一击败对手。李飞和醉酒女子的感情升温,发掘天赋异禀的中东难民青少年古菲卡。李飞面红耳赤在俱乐部会议上向鲍不莱俱乐部 要求更多的转会权力,遭受鲍不莱俱乐部 和管理层讥笑嘲讽,当鲍不莱俱乐部 高兴的向众人介绍自己的女儿及接班人-舍丽丝。李飞和吴平才发现竟然是醉酒女人,李飞明白了能获得主教练合约的原因。

李飞如愿以偿获得转会权力,寻找心仪的球员组建理想中的球队,过程并不顺利,并意外得知一直默默替自己还高利贷的人是吴平,吴平多年的积蓄全部偿还高利贷,导致儿子的医疗费拖欠数月,面对吴平妻子仇恨的眼神,李飞自责。新赛季开始,全法国得知来自中国的菜鸟主教练李飞要拿下冠军征服法国足球联赛,四面树敌的,阻挡不了李飞和球队一场又一场连胜。各大媒体从开始的贬低挖苦到肉麻的吹捧,对手的赞美,个人魅力的提升,李飞踏上人生的巅峰。一切看似妙不可言,鲍不莱俱乐部 后悔了。后悔从一开始就答应舍丽丝让李飞成为主教练,导致现在无法掌控李飞。

高潮:鲍不莱俱乐部 找到舍丽丝,让她离开李飞。并列举李飞嗜酒烂赌,殴打自家球员,嚣张狂妄挑衅法国整个足球圈,甚至和那群中东难民勾搭一起。和舍丽丝在一起,也是为了得到鲍不莱俱乐部。鲍不莱俱乐部 不想便宜李飞,宁愿卖掉俱乐部。李飞的一切努力将化为乌有。在最后一场争冠比赛中,智能生命亚娃想把自己的程序植入李飞体内取而代之,发现苗头的李飞早已安排好一切,被冰冻在容器内秘密运回中国,在中国生命研究所捕捉‘智能生命亚娃’。

结果:重获自由,走出中国生命研究所的大门,中国IT行业的三巨头邀请李飞担任研究顾问,李飞拒绝,认为自己只是一位幸运的足球教练,并警告他们好自为之。两个月后,在和舍丽丝的甜蜜交往中,李飞忽然露出诡异至极的笑容。

剧本正文

巴黎市某中餐厅|内|晚

餐厅内坐满各种肤色的人,角落坐着青年男子李飞和中年男子吴平,两人餐桌上摆满了菜肴,李飞伏案大嚼。女服务员上菜。

女服务员(四川口音):吃浪闷多诶(吃那么多)!

李飞:吃个饭还说这么多!

女服务员转身离开。

女服务员(嘀咕):你吃饭从来不给钱当然说你。

吴平:多吃点。伤势怎么样?

李飞:还行。

吴平:我联系了一家俱乐部,人家主教练答应来看你踢球,好好表现,抓住这次机会。

李飞:每次都这样,最后还不是留在鲍不莱球队,再说纳德教练会给我这万年替补上场的机会?

吴平:我昨天请纳德教练吃了顿饭,等你恢复日常训练,会安排你上场。

李飞沉默一会。

李飞:我已经不想着去其他球队当主力。现在每周拿着薪水,当一名不用上场的替补挺不错。

吴平:你再考虑考虑。

李飞:平哥,你呢?准备在青少队助理教练上做多久,你已经做了八年。六年前你推荐我进入鲍不莱青少队,我如今在一线队,你还是在原地。

吴平:我都四十五了,这辈子没机会往上爬,只能指望你咯。我还是你的经纪人呢,等你一球成名,我就不做青少队助理教练。

李飞:平哥,我吃好了。

李飞胡乱擦了擦嘴离开。

巴黎市某中餐厅-前台|内|晚

看到李飞走来,收银员脸上笑容消失。

李飞:饭钱记在我账上,下次一起给。

看着李飞在门外的背影,收银员翻了个白眼。

收银员:王八蛋!每次都这样!

收营员变成笑脸,吴平走来并掏出钱包。

吴平:结账,多少钱?

巴黎市某地下赌场|内|晚

李飞走进地下赌场和赌徒们招手打招呼,拿出一沓钱换筹码赌博,赢钱狂欢,输钱懊恼沮丧。

李飞来到前台,在前台推来的欠条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并按下手印,把前台推出来的筹码放进口袋。

前台(蹩脚中文):飞,要玩的高兴,不够再来。

烟雾缭绕的地下赌场,亢奋声交杂着哀叹声,时钟显示凌晨一点。李飞翻出身上所有空口袋,垂头丧气离开赌场。

巴黎市某酒吧|内|晚

李飞推门进入。随着快节拍音乐的节奏扭到吧台坐下。酒保调着鸡尾酒。(中国人与外国人交谈用英语,往后不再提示)。

李飞(英语):来二十支啤酒。

酒保(英语):哇哦!飞,今晚节目才开始,先来三十支?

李飞(英语):快点,今天心情不爽。

李飞一支接一支,身前吧台上的空酒瓶越来越多。

右手方向不远处响起起哄声,一群不怀好意的男人,围观着一位年轻美丽的舍丽丝,舍丽丝仰头灌下杯中酒,泪水滑落精致的脸庞。舍丽丝醉眼蒙眬陷入回忆。

巴黎市某酒店客房|内|晚/灰

威廉和凯莉赤裸上身相拥在床。

威廉:凯莉,太棒了。

凯莉亲吻着威廉。

凯莉:威廉,我们这样,舍丽丝该怎么办。

舍丽丝推开房门进入,怒气冲冲地看着眼前一幕。

舍丽丝:狗男女。

舍丽丝在慌张的威廉和凯莉的脸上狠狠甩了一巴掌。

巴黎市某酒吧|内景|晚

舍丽丝流着眼泪一杯接一杯。围观的男人们互带敌意看着彼此,逐渐向舍丽丝靠近。李飞脚步虚浮挤进围观人群,和醉酒起身离开的舍丽丝撞在一起,舍丽丝推开李飞,李飞撞在他人身上。围观的男人们哄笑并有意无意阻挡着舍丽丝。

舍丽丝:臭男人!给我让开!

李飞:你这妞,劲真大!

李飞对着舍丽丝的背影吹了一声口哨,坐下和身边的人行酒令。

巴黎市某酒吧门外|外|凌晨

天色蒙蒙亮,酒吧门外的路灯闪了闪后熄灭。李飞烂醉被抬出酒吧。光线变化,一缕阳光射下,一位环卫工在远处出现打扫街道,打扫到李飞身边时,李飞睁开红肿的眼睛醒来。黑人环卫工怒视着李飞在手拉车车柄上的袋子里摸索。

李飞:怎么没有?

环卫工从衣服口袋里掏出牛奶和面包,扔给李飞。

环卫工:飞,你是怎么做到每次在这个时间点醒来?

李飞接过牛奶和面包后狂奔,并大口咬着面包,喝牛奶。

环卫工:飞,你想让我下个月继续给你送早餐,就得结算这个月的钱。

李飞头也不回。

李飞:下周给你!

鲍不莱俱乐部大门|外|白

李飞喘气跑到一片建筑物门前,门牌上写着鲍不莱足球俱乐部。门卫抬头瞄了一眼李飞,抖了抖手里的报纸继续看起来。

鲍不莱俱乐部-训练场|外|白

纳德教练脖子上挂着口哨,叉腰站在训练场内。肤色各异的球员三三两两走进训练场,李飞跑到训练场脱掉外套,里面是一套足球训练服。

李飞:早上好,教练。

纳德教练看了一眼李飞,点了点头。纳德教练和球员们汇集一起,看了眼手表,吹起口哨。

主教练纳德教练:时间到!开始点名。

球员列队跑步,一位年轻球员身体微微倾斜靠近李飞。

年轻球员:听说你昨晚在赌场和酒吧呆了一晚,战况怎么样。

李飞:跟你没关系。

纳德教练来到近处,年轻球员急忙身正眼直。

年轻球员:李飞,难怪你没有朋友。

纳德教练吩咐了助理教练,离开训练场。

鲍不莱俱乐部- 办公室|内|白

纳德教练忐忑地看着眼前的水杯,办公桌后方是一脸严肃的鲍不莱俱乐部 。(外国人和外国人交谈用英语,往后不再提示)。

鲍不莱俱乐部 :球队已经十八场连败,在法乙联赛处于倒数第四的排名,只要再输一场比赛,球队将进入降级区。我要求剩下的比赛都不能输。

纳德教练: 先生,我会尽力的。

鲍不莱俱乐部 :除了尽力,没有具体的安排?

鲍不莱俱乐部-办公楼走道|内|白

纳德教练焦虑的走来走去,四周看了看,拿出手机拨通了经纪人的号码。

纳德教练:帮帮我!俱乐部对我很失望,要求剩下的比赛都不能输。 先生的要求太苛刻,我做不到。

经纪人(画外音):你只有奋力一搏,好好准备比赛,赢了继续留在法乙,输了下赛季去法丙。

纳德教练:我不想去法丙这种半业余联赛执教!

经纪人(画外音):上帝保佑吧。

鲍不莱俱乐部- 办公室|内|白

鲍不莱俱乐部 脸色难看,来到窗边看着球员们训练,随后又来到文件柜前拿出一份财务报表,鲍不莱俱乐部 皱眉看着。电话铃声响起。

鲍不莱俱乐部 :把客人安排在贵宾室,我很快就到。

鲍不莱俱乐部 来到镜子前整理仪表,满意后离开办公室。

鲍不莱俱乐部-贵宾室|内|白

鲍不莱俱乐部 和客人握手,两人坐下。

鲍不莱俱乐部 :汗姆先生,你比照片上看起来还要年轻,而且让我有种眼熟感觉,但我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你。

汉姆: 先生,也许你见过和我长相有些相似的人。做生意和年纪没有多大关系,你不也是老当益壮?

鲍不莱俱乐部 :不知道汉姆先生为什么会看上我这个俱乐部?

汉姆:我们家族一直想投资欧洲足球,鲍不莱俱乐部对我们来讲是物美价廉的商品。

鲍不莱俱乐部 :俱乐部从我祖父手里创建到传到我手里已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虽然没有进过法甲联赛,但物美并不价廉。

汉姆:鲍不莱俱乐部目前的成绩不理想,还欠着银行一大笔贷款,一旦球队降级到法丙,价值就不如现在,卖掉俱乐部的钱能不能止住亏损,恐怕是一个问题。

鲍不莱俱乐部 沉默,汉姆平静地喝着咖啡。

鲍不莱俱乐部 :我再考虑考虑。

汉姆:听闻 先生有位女儿,但并不想接手俱乐部。不知道能不能有幸认识她。

鲍不莱俱乐部 疑惑地看着汉姆。

鲍不莱俱乐部大门外|外|傍晚

李飞一脸疲惫的走出大门。吴平在大门外一侧等着李飞。大门外另一侧站着一位穿着破旧的青少年古菲卡。

吴平:纳德教练说你训练的不错。

李飞:我也觉得不错。

青少年走古菲卡来到吴平跟前,

青少年古菲卡(木讷):先生,我能加入球队吗?

吴平:古菲卡,你在这里问了我们一个月,你年纪偏大,而且两年没有碰过足球,俱乐部不需要你。

李飞和吴平离开。李飞在途中回头,看到青少年古菲卡还站在大门外询问着下班的工作人员。

旧公寓-吴平家|内|晚

吴平推开门,收起钥匙。饭桌上放着三菜一汤,妻子叶霞坐在桌旁。

吴平:我回来了。

吴平和叶霞吃着饭,叶霞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吴平:怎么了?

叶霞:老吴,我给你找了一份工作。青少队助理教练你不要做了。

吴平:瞎闹!给我找什么工作?!

叶霞放下碗筷。

叶霞:你这工作行吗?!当初跟我们一起来巴黎的老王,老夏他们,生意都做到了国内!省长书记都认识一堆!我联系了老王,老夏,他们说在巴黎的时候一起吃过苦,怎么也要把你带起来!

吴平:我在球队做的挺好的,我的事你少管!

叶霞瞪眼站了起来。

叶霞:你都干了八年青少队助理教练!你的事我不管谁管?!明天你把工作辞了!别去上班了,去老王老夏那里!

吴平和妻子叶霞越吵越激烈,最后叶霞坐在一旁哭泣着。

旧公寓-李飞家卧室|内|晚

隔壁传来吵架声,李飞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头发凌乱双眼呆滞的坐起愣了一会。李飞穿起衣服离开卧室。

巴黎市某酒吧|内|晚

李飞不耐烦地推开围着自己跳舞的女人,看到了昨晚的舍丽丝一边流泪一边喝酒,三个不怀好意的男人围在舍丽丝身边搭讪着。舍丽丝趴在吧台上,无意识的呢喃。不怀好意的三个男人互相看了看,露出笑容扶起舍丽丝往外走。李飞拦住他们的去路。

李飞:第一次来?!我已经报警了!你们不想去警察局翻案底,最好把她放下。

三个男人慌张放开舍丽丝跑出酒吧。在一片笑骂和口哨声中,李飞得意的抱起舍丽丝走出酒吧。

旧公寓-李飞家|内|晚

李飞抱着舍丽丝踢开家门,来到卧室,把舍丽丝放在床上。

李飞:你有没有想过有今晚?

李飞俯身亲吻舍丽丝的嘴唇,并伸手解她的纽扣,不经意间看到看着舍丽丝泪流满面,停下了动作。冷静下来的李飞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脸颊红肿起来。

李飞:李飞啊李飞,你什么时候坏成这样?

舍丽丝突然呕吐起来,李飞端来水和毛巾给她擦着脸。一番忙碌后。舍丽丝呼吸平稳睡着,李飞关上灯走出卧室。

旧公寓-吴平家门外|外|晚

李飞敲着吴平家门。叶霞打开门发现门外是李飞,脸色难看。

叶霞:是你啊,吴平不在家,这么晚不方便,我就不让你进来坐了。

李飞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李飞:我家有位喝醉的女人吐了一身,我照顾着不太方便,嫂子你帮忙收拾一下。

叶霞脸色好看了一些,接过李飞递来的钥匙,看到李飞爬上通往天台的梯子。

旧公寓天台|外|晚

李飞爬上天台,看到吴平坐在围栏上喝酒,捏扁的易拉罐被扔在吴平身后。李飞担忧靠近。

李飞:平哥,你这样太危险,先下来。

吴平:来!陪我喝点!

吴平拿起酒扔给李飞。李飞坐上围栏,拉开酒罐凑到嘴边,看了眼酒后又放了下来,直直地看着远处的埃菲尔铁塔散发着美丽的光芒。吴平嗅了嗅鼻子。

吴平:今天从酒吧回来的早。嗯?到嘴边的酒,怎么不喝了?是不是陪我这个中年人喝酒没意思。

李飞:越喝越难受,不想喝了。

吴平放下酒,打了个酒嗝。

吴平:我四十五岁一事无成怎么了?!她叶霞非得让我学老王他们做生意,我是那块料吗?!失败了怎么办?!凭她的小诊所能撑起这个家吗?!不比刚来法国的时候,年轻有冲劲。再说小昊……。

李飞:小昊怎么?

吴平灌了一口酒,啧了一声。

吴平:……小浩要回国读书,人终究要落叶归根。

李飞点头,看着夜景下的埃菲尔铁塔出神。吴平指着埃菲尔铁塔。

吴平:平哥这辈子就这样了,我现在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在这塔上看到你的全身照光芒万丈。小飞,不要让我失望。

李飞:平哥,回去吧。

吴平搭着李飞的肩膀,摇摇晃晃地离开天台。

旧公寓-李飞家卧室|内|白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射在舍丽丝的脸上。舍丽丝眼皮动了动,睁开眼睛迷茫地打量周围,起身看到上身的衣物,瞳孔张大。只穿着一条裤衩的李飞走进卧室,舍丽丝尖叫着把李飞扑倒在地。李飞好不容易掰开掐住脖子的手,咳嗽着。

李飞:你有病啊!还是酒没醒!一大早想掐死我!

舍丽丝:你这个混蛋!人渣!

李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舍丽丝:我不听,混蛋。

李飞和舍丽丝缠打在一起,卧室里一片狼藉。时间流逝,两人瘫痪在地上一动不动。

李飞:你……劲真大。

舍丽丝:我学过搏击。抱歉,误会你了。

两人相视笑了起来,敲门声敲响。

吴平(画外音):小飞,你搞什么鬼!

旧公寓-李飞家门口|内|白

李飞开门,看到吴平保持倾听的姿势,手里拿着袋子。

吴平:小飞,你和女孩打起来了?

李飞:平哥,我们闹着玩。

吴平看到李飞身后藏起来却露出胳膊的舍丽丝。

吴平:小飞!我警告你啊!别走错路来硬的。否则心就黑透了,不但是犯法,还丢不起那个人。

李飞:平哥,你想哪去了,你放心。

吴平把手里的袋子递给李飞。

吴平:女孩的衣服,现在能穿了。

旧公寓-李飞家卧室|内|白

舍丽丝打扮出来后,李飞进来眼前一亮。

李飞:你真漂亮。

舍丽丝微微一笑,在卧室内寻找着,从床底下摸出一瓶酒后,推开窗户靠边,拧开酒喝了一口。

舍丽丝: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做什么?

李飞:我叫李飞,中国人,职业足球运动员。

舍丽丝厌恶地看了一眼李飞。

舍丽丝:中国人会踢足球?做生意不更好吗?

李飞一脸莫名其妙。

李飞:怎么?中国人怎么就不会踢足球?在巴黎的中国人就必须做生意?

舍丽丝摇了摇头。

舍丽丝:我只是惊讶巴黎有中国人在职业足球联赛踢球。嗯,我前男友是足球运动员,他让我感到恶心。

李飞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舍丽丝喝了一口酒,肚子响起咕咕声。

舍丽丝不好意思摸了摸肚子。

舍丽丝:足球先生,有没有吃的?我从昨天到现在没有吃过一点东西。

李飞:现成的没有,等我一下。

旧公寓-李飞家厨房|内|白

李飞系着围裙在厨房忙碌,舍丽丝喝着酒倚着门框好奇的观看。李飞拿出食材做着馅料,发酵好的面粉被擀成包子皮。一双手灵巧捏出包子褶皱。切好的瘦肉和皮蛋放进砂锅翻滚的粥内。小蒸笼冒着蒸汽,一口油锅里,油条在油锅里翻滚着。另一口煎锅上,打进去的鸡蛋在滋滋声中煎成荷包蛋。

旧公寓-李飞家餐厅|内|白

冒起缕缕烟气的皮蛋廋肉粥,金黄的油条和荷包蛋,晶莹剔透的小笼包端上餐桌。李飞招呼舍丽丝坐下。

舍丽丝惊喜地看着摆满餐桌的食物。

舍丽丝:赏心悦目的美食。

李飞:很久没下厨,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舍丽丝吃了一口皮蛋瘦肉粥,闭着眼睛吐出一口气,脸上露出满足的神色。

舍丽丝:入口即化,味道鲜美。

李飞和舍丽丝两人愉悦的吃着早餐交谈。舍丽丝咬了一口咯吱响的油条,捏起嘴边的碎屑送进嘴里。

舍丽丝:我的未婚夫和我唯一的朋友上床,被抓了个现行。不过已经过去了。

脸色阴郁的舍丽丝呼出一口气后,重新绽放轻松明亮的神采。舍丽丝吃完一个包子,拍了拍肚子。

舍丽丝:谢谢你的招待,我很久没有吃的这么开心,我得走了,他们已经在门外。

李飞:他们是谁?

旧公寓-李飞家门口|内|白

舍丽丝打开家门,四个黑衣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外。

李飞:等一下。

旧公寓-李飞家厨房|内|白

李飞把煲好的烫,倒进保温杯里,想了想从橱柜下拿出一瓶酒。

旧公寓-李飞家门口|内景|白

舍丽丝看了看酒,摇了摇保温杯。

舍丽丝:杯子里是什么?

李飞:里面装了汤,心情好喝汤,心情不好就喝酒。

舍丽丝笑了起来,在黑衣人簇拥下,走出房门。

李飞: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舍丽丝:舍丽丝,你是个好人。

旧公寓-李飞家外走廊|内|白

吴平和李飞并肩站在窗边看着舍丽丝的车队远去。

吴平:那女孩背景不简单啊,你究竟怎么认识的。

李飞:酒友。

吴平拍拍李飞的肩膀。

吴平:看你这依依不舍的样子,看上人家了?你要把她追上手,难,等你一球成名吧。

小孩们的欢呼声吸引了吴平和李飞的注意。

旧公寓-楼下泥地|外|白

一群小孩浑身汗水夹着泥土,追逐着足球,一个小孩护球跌倒在地立马咬牙爬了起来,并射进了随意搭架的球门。

旧公寓-李飞家外走廊|内|白

吴平集精汇神地看着小孩们踢球。

李飞:平哥,发现了好苗子?我看小昊就不错,你怎么不让他踢足球。

吴平(不自然):小昊还小。我说,你今天怎么还有空跟我扯家常?!

旧公寓-楼梯转弯处|内|白

李飞向踢球的小孩们吹了声口哨后下楼,迎面而来的男邻居撞上李飞。李飞一个趔趄,看见男邻居嘲讽地看了一眼自己。

李飞:你站住!

男邻居:中国人,你找我有事?

李飞:你刚才故意撞到我。

男邻居:那又怎么样?

李飞:你得给我道歉。

男邻居:道歉?你们中国人不懂足球,你能为球队的成绩出力?你软绵绵的跟你踢球一样没有力道,这次只是给你一个小教训。

李飞伸手搭在邻居戴蒙肩上。

李飞:你必须道歉!

男邻居伸手想把李飞扒拉一边,李飞一把抓住男邻居的手,男邻居抽不出手,另一只手向李飞打去,李飞挥拳回击。两人随即扭打起来。赶来的吴平和女房东拉开了两人。

吴平:小飞!你没事吧?!怎么回事?!

女房东警告着李飞。

女房东:他十多年一直与邻居和睦相处,你再挑事!就请你搬出去!

吴平:……应该先听双方的说法,我不认为是李飞动手惹事。

女房东:平,李飞就是个堕落的人渣,你别维护他。

吴平苦涩的叹了口气。李飞和男邻居擦着嘴角的鲜血互相瞪着对方。男邻居得意的回头挑衅着。

巴黎市某街道|外|白

李飞骑着自行车,握着车把的手指关节捏的发白,手背上青色血管凸起。

鲍不莱俱乐部-门卫室|内|白

门卫摆弄收音机听广播,听到门禁声响起时,脸上露出笑容站起来。看到李飞从眼前骑着自行车而过,不禁撇了撇嘴,坐下听广播。

鲍不莱俱乐部更衣室|内|白

李飞打开衣柜。两个黑人球员打了个眼色,拿走李飞的球鞋,捉弄着李飞。带着袖标的队长和球员们看了会热闹,队长装模做样的呵斥两个黑人球员。

队长:别捉弄飞,把鞋子还给他。

黑人球员甲把球鞋扔给了李飞

黑人球员甲:嘿,飞,欢迎你归队。

黑人球员乙:飞,别绷着脸,如果你有机会上场,我会多给你传球。

李飞笑着点头,低头系鞋带时,满脸怒色。球员们换着球衣或听歌,或三三两两打闹着,或一起讨论比基尼女郎的海报。

队长:主教练怎么还没过来?

球员们没有注意到纳德教练走进来。纳德教练训斥着球员。

纳德教练:快点换衣服!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候!

纳德教练巡视了一圈更衣室。

纳德教练:桑切斯来了没有?

球员们摇头。

李飞跟纳德教练打着招呼,纳德教练打量着别处点头。李飞看着纳德教练对一位走进更衣室的球员咆哮。

纳德教练:几点了?!今天的比赛多重要?!怎么还迟到!!

又一位球员走进更衣室.李飞眼神热烈地看着纳德教练。

纳德教练:哈,桑切斯,今天状态怎么样?

桑切斯:先生,我状态非常不错。

李飞失望地看着纳德教练。纳德教练拿起战术板,讲解比赛的战术安排。

鲍不莱球场球员通道|内|白

鲍不莱球员和客场球员列队等着入场,双方主教练和球员火药味浓重。

纳德教练:今天我拿定三分。

客队主教练:我也需要三分,报纸上说桑切斯昨晚在夜店彻夜未归。

一旁的桑切斯装作惊讶的样子。

桑切斯:你看的肯定是小报,怎么可能是真的。

鲍不莱球队的球员们大笑。

客队甲球员挑衅地看着李飞。

客队甲球员:你们中国人踢球不行,你半年前踢断了腿,今天小心点。

李飞脸色变得难看,用胸膛撞向对方,双方球员在通道内推搡骂骂咧咧,客队主教练抱着肩膀笑眯眯地看着球员们挑衅鲍不莱球员们,纳德教练脸色难看。

鲍不莱球场看台|外|白

主队看台上球迷稀松,球迷们面无表情。客队看台上坐满了球迷,球迷们欢声雷动。

鲍不莱球场主队替补席|外|白

李飞坐在替补席上茫然地看着记分牌,记分牌上2:0的比分。纳德教练绝望地看着大口喘气在球场慢步的桑切斯。

纳德教练:该死,看来你在夜店彻夜未归是真的。

纳德教练向裁判示意换人,并示意李飞准备上场。

纳德教练:飞,进球,你只要进球,把球射进球门。

李飞:教练……,我还没热身。

纳德教练:见鬼的热身!已经没有时间了!

李飞兴奋的奔向球场,换下一脸郁闷的桑切斯。

鲍不莱球场解说席|内|白

解说员翻着一叠资料。

解说员:鲍不莱球队的主教练换上唯一的替补射手李飞,这是李飞本赛季第一次出场,他每个赛季的场均进球数为零。鲍不莱球队已经没有能用的球员了。

鲍不莱球场|外|白

李飞疯狂带球,眼看球门越来越近,吴平的叮嘱,男邻居的挑衅,房东的偏态,门卫的轻视,队友的捉弄和客队球员的挑衅虚实重叠。

李飞:一球成名!

一道人影冲到李飞的跟前,李飞一声惨叫被撞飞,头部先着地,在地上翻滚两圈后陷入昏迷。李飞双眼紧闭,鼻子和耳朵流出鲜血。

鲍不莱球场主队替补席|外|白

纳德教练绝望地坐在地上。

纳德教练:不!!

鲍不莱球场|外|白

鲍不莱球员们互相看着,没有一个人前去查看。恶意犯规的客队球员得意的被红牌罚下。

球场一片哗然议论声。医务人员抬着担架进场,把李飞抬离球场。

鲍不莱俱乐部-教练办公室|内|白

吴平穿着运动服,脖子上挂着口哨,满头大汗走进办公室,两位同事挡住电视小声议论。吴平走过去。

吴平:一线队比赛怎么样?

同事甲皱眉摇头。

甲同事甲:情况不妙,你看。

吴平的水杯掉在地上,转身狂奔。两位同事耸了耸肩,摊手。

巴黎市某医院手术室|内|白

李飞戴着氧气面罩躺在病床上,辅助呼吸机发出吸气和排气的声音,被推进手术室。主刀医生急切的换着衣服。

主刀医生:患者属于三级脑损伤和下肢多处损伤,必须马上手术。

主刀医生一边让护士甲擦着汗,一边伸出手喊着手术器械的名字,另一位护士乙麻利地拿起器械。

巴黎市某医院大厅|内|白

吴平跑进医院大厅,焦急问着大厅内服务台的小护士。

吴平:从鲍不莱球场送来的昏迷球员在哪里!

小护士快速翻看记录本。

小护士:在二楼五号手术室。

吴平向二楼跑去,撞到行人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