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bnetchina.com社会美国彻底失算了:拜登一回头只剩下一个小弟了
美国彻底失算了:拜登一回头只剩下一个小弟了
2022-09-10

拜登的首次外交政策演讲中就高调宣示“美国回来了”。“回来”的目的当然就是重新坐上世界霸主和西方盟主的宝座。然而,忙乎了两个多月,霸主、盟主梦没做成不说,回头一看竟然只剩下了日本一个小弟。

其实,虽然川普毁约、退群等于是部分的放弃了美国的领导权,但实际上霸主和盟主的地位还在。只是世界在加速变革,美国的霸权只是被严重削弱了而已。主宰世界的能力虽然减弱,但破坏世界的能力却在增强。虽然在衰退,但“瘦死的骆驼终究比马大”。

或许,正因为霸权能力在削弱,所以建立新的“民主联盟”重塑世界霸主地位,也就是当务之急。因此,这两个多月来,拜登和重要幕僚轮番上阵,以修复与盟友关系的名义构建新的“民主联盟”。如果成功的话,既可以重新当上西方的盟主,又可以稳稳的坐上世界霸主的宝座。这样美国才能高枕无忧。

然而,基辛格博士不愧是老牌的国际政治家,他说新冠后世界再也回不到过去,这个世界就真的有了重大的改变。

尽管有共同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尽管走的是一条道,可盟友国家硬是不愿意与美国为伍,不向美国看齐。

首先说欧盟。拜登已经明确表态,欧盟是美国最重要的盟友。有了欧盟的支持与合作,美国才更强大无比。然而,不要说欧盟对构建“新民主联盟”不感兴趣甚至是抵制,就是美欧关系的修复也存在分歧矛盾。

对于美国来说,修复关系也好,建立新联盟也罢,最终的目的就是要重新确立盟主的地位。另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让盟友为打压中俄出力。

而对于欧盟来说,重建联盟或修复关系,最重要的是得有利于帮助欧盟尽快摆脱衰退危机。意识形态、价值观虽然重要,但绝不能当饭吃。而冲突或破坏世界合作大局,等于是让欧盟找死。

虽然欧盟不乏想坚定追随美国的国家,但这些国家也深知,独立于欧盟之外而追随美国,就会失去欧盟的保护,就只能任美国摆布了。尽管有意追随美国,但也不敢过于违背欧盟的整体原则立场。

欧盟在制裁中俄问题上,没有与美国同步,就是意在避免与美国合作的嫌疑。新近,在美伊互动取得积极进展的关键时刻,欧盟突然翻旧帐制裁伊朗。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但直接的作用就是起到了阻止或破坏了美国重返协议的进程,打乱了拜登的计划。

在乌克兰内战危机有可能引爆俄乌大战危机的时候,欧盟同样没有采取与美国同步的政策措施。给人的感觉,欧盟认为这首先是美俄之间的事。是想让美国自己冲锋在前,欧盟来做坚强“后盾”。这典型的是把美国当枪使了。

关键的问题是,欧盟提出重建跨大西洋联盟,或积极推进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协定谈判进程,而拜登对此明确表态不感兴趣。

美国的重点是在印度太平洋一线,而欧盟则想把美国拉回大西洋。这是本质是的矛盾。

与欧盟修复关系和建立“新民主联盟“受阻,构建”印太版北约“也不顺利。如今因为私闯印度专属经济区和欲对印度进行数字税惩罚,还想阻止印俄军火交易。双方关系要升级实在是太难。”印太版北约”的建立也真的太难。

“新民主联盟”和“印太版北约”无法建立,那么还有一个五眼联盟。可五眼联盟中的新西兰早就表明了不介入冲突的态度,相反还积极对华合作。

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倒是与美国高度的保持一致,可是这两个国家虽然嘴硬,但始终还是在寻求对华合作的渠道。是想采取“政冷经热”之策。重要的是,这两个国家的实力和影响力太差强人意。

本以为,脱欧后的英国会紧紧追随美国的脚步,而实际上英国这一段时间的表现也确实如此。可英国却总是在关键时刻往后缩。政治上的强硬,总是掩盖不住怕经贸关系受冷的恐惧心理。要指望英国当急先锋、马前卒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重要的是,英国在伊核协议问题上,在经贸关系问题上,与美国同样存在着矛盾分歧。虽然美英关系特殊,但地理关系上英欧还是最近。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英国应当知道这个道理。

剩下的就只有日本了。美日2+2会晤之时,日本就大放厥词,公然挑衅。近日又不断释放出,菅义伟将在首次觐见拜登和气候峰会之时与美国发表对华共同声明。坚定的追随拜登当小弟的表现最为明显了。

新加坡虽小,但在亚洲特别是东南亚的影响力最大,也是美国的重要盟友之一。可是,新加坡已经带领东盟与中国建立紧密的合作关系。且已经公开表态,承受不起选边、站队。

韩国是美国安在朝鲜半岛的重要棋子,也是美国极力想构建的美日韩三位一体同盟。可韩国也明确表态,与中美保持对等距离。

由上可见,拜登这两个多月基本上是白忙活了。构建“新民主联盟”不成,重塑霸主地位不利。忙活了半天,一回头惊讶的发现,怎么就剩下了日本这样一个小弟?也难怪美国给予日本向太平洋“排污”开绿灯了。要不然的话,日本也会与美国保持距离。

其实,日本这个小弟当的也不是那么情愿的,更是与美国各怀心腹事。日本是想借美国上位,更怕被美国给边缘化了。重要的是,每当美国换届,日本总是表忠心最积极。最后是否真的采取行动,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菅义伟之所以表现的如此衷贞不二,实际上是关乎大选连任问题。日本是美国控制下的非正常国家,对于日本政治和外交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美国人的态度对于菅义伟能否连任,可以说是最关键的一票。菅义伟要想连任,也就只能是向拜登表衷心了。

总之,虽然拜登高呼“美国回来了”,可回来之路道阻且长。重要的是,目前连西方盟主的地位都不保,更谈不上重塑世界霸主地位。忙活了两个多月,回头一看就剩下日本一个小弟了。